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下载免费读
“行,你让徐缺看着来。”秦墨道。
  
  很快,赵曼筠回来了,秦墨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不太正经的样子。
  
  一连两三天,秦墨都陪着赵曼筠。
  
  倒是把赵曼筠给折腾的够呛。
  
  不过,徐缺那边依旧一无所获。
  
  “找个替身,来扮演赵曼筠,让她去歌剧院走一遭,看看会不会有人上钩。”秦墨伸了个懒腰,在外头野了几天,也是心满意足。
  
  跟赵曼筠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深情缱绻是不可能的,他对赵曼筠,只是纯粹的喜欢她的外在。
  
  而此时,皇陵外,湖边小著。
  
  袁天罡退休之后,日子过的好不潇洒。
  
  什么事也不过问,平日里陪陪萧玄机,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畅游,喝喝茶,吟诗作乐。
  
  当真把前几十年的苦,全都补回来了。
  
  只不过,此时陪着他喝茶的,是萧鱼柔。
  
  她跪坐在袁天罡的面前,愁眉不展,“师傅,我在京城听到了她的消息,据说歌剧院要重新让她回去。”
  
  “你想如何?”袁天罡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你想见她?”
  
  “我不知道。”
  
  萧鱼柔摇摇头,“她得知我的死讯,必然会趁机报仇,她跟着那个天下第一狠心人,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她不会是狠心人的对手,她也不了解他。
  
  若开头错了,日后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行你让徐缺看着来秦墨道很快赵曼筠回来了秦墨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不太正经的样子一连两三天秦墨都陪着赵曼筠倒是把赵曼筠给折腾的够呛不过徐缺那边依旧一无所获找个替身来扮演赵曼筠让她去歌剧院走一遭看看会不会有人上钩秦墨伸了个懒腰在外头野了几天也是心满意足跟赵曼筠说了一句便离开了深情缱绻是不可能的他对赵曼筠只是纯粹的喜欢她的外在而此时皇陵外湖边小著袁天罡退休之后日子过的好不潇洒什么事也不过问平日里陪陪萧玄机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畅游喝喝茶吟诗作乐当真把前几十年的苦全都补回来了只不过此时陪着他喝茶的是萧鱼柔她跪坐在袁天罡的面前愁眉不展师傅我在京城听到了她的消息据说歌剧院要重新让她回去你想如何袁天罡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你想见她我不知道萧鱼柔摇摇头她得知我的死讯必然会趁机报仇她跟着那个天下第一狠心人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她不会是狠心人的对手她也不了解他若开头错了日后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京城有名的歌姬不少于十个全都是他一手栽培的一个销声匿迹几年的大家谁在意呢所以他这么做必然是有所图谋你既然知道那现在过去不是白送袁天罡呷了一口茶长出口气这皇陵周边虽然不大却很安全李世隆对他这点信任还是有的这周遭不曾有任何的暗卫要不然萧鱼柔那里能如此光明正大的出来喘气呢萧鱼柔思想激烈的挣扎她要是敢露出半点不好的想法那个狠心人不会手下留情她到底是我一手带大的袁天刚用手沾了沾茶水在矮几上画了个图这一来又死结了你要是执意过去大概率会自投罗网不过去她可能会死妙云这个人无人猜得透他的心思你想要解开这个结不容易啊请师傅帮帮徒儿萧鱼柔下定了决心要把赵曼筠从秦墨的身边救出来袁天罡罕见苦笑了起来对上那家伙为师就没有占过上风两个徒弟白给连道统都给了他他现在可是紫微星门的掌门我现在一个闲散人哪里管得到他师傅也不愿意帮徒儿吗萧鱼柔有些失望的道那徒儿只能去找姑姑帮忙了袁天罡闻言无奈道这事儿就别去烦你姑姑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只能你自己去做她只需要知道你还活着便不会对秦墨动杀心如此一来她便不会有危险最难的便是将信息传给她你想从监视下将信息传给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你怎么就笃定她真的重回歌剧院呢袁天罡叹了口气妙云的后手你永远都不知道所以你还是先确定上台的是不是她“行,你让徐缺看着来。”秦墨道。
  
  很快,赵曼筠回来了,秦墨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不太正经的样子。
  
  一连两三天,秦墨都陪着赵曼筠。
  
  倒是把赵曼筠给折腾的够呛。
  
  不过,徐缺那边依旧一无所获。
  
  “找个替身,来扮演赵曼筠,让她去歌剧院走一遭,看看会不会有人上钩。”秦墨伸了个懒腰,在外头野了几天,也是心满意足。
  
  跟赵曼筠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深情缱绻是不可能的,他对赵曼筠,只是纯粹的喜欢她的外在。
  
  而此时,皇陵外,湖边小著。
  
  袁天罡退休之后,日子过的好不潇洒。
  
  什么事也不过问,平日里陪陪萧玄机,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畅游,喝喝茶,吟诗作乐。
  
  当真把前几十年的苦,全都补回来了。
  
  只不过,此时陪着他喝茶的,是萧鱼柔。
  
  她跪坐在袁天罡的面前,愁眉不展,“师傅,我在京城听到了她的消息,据说歌剧院要重新让她回去。”
  
  “你想如何?”袁天罡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你想见她?”
  
  “我不知道。”
  
  萧鱼柔摇摇头,“她得知我的死讯,必然会趁机报仇,她跟着那个天下第一狠心人,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她不会是狠心人的对手,她也不了解他。
  
  若开头错了,日后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京城有名的歌姬不少于十个,全都是他一手栽培的。
  
  一个销声匿迹几年的大家,谁在意呢?
  
  所以,他这么做,必然是有所图谋。”
  
  “你既然知道,那现在过去,不是白送?”袁天罡呷了一口茶,长出口气,这皇陵周边虽然不大,却很安全。
  
  李世隆对他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这周遭,不曾有任何的暗卫,要不然,萧鱼柔那里能如此光明正大的出来喘气呢?
  
  萧鱼柔思想激烈的挣扎,“她要是敢露出半点不好的想法,那个狠心人,不会手下留情。
  
  她到底是我一手带大的。”
  
  袁天刚用手沾了沾茶水,在矮几上画了个图,“这一来,又死结了。
  
  你要是执意过去,大概率会自投罗网。
  
  不过去,她可能会死。
  
  妙云这个人,无人猜得透他的心思。
  
  你想要解开这个结,不容易啊。”
  
  “请师傅帮帮徒儿!”
  
  萧鱼柔下定了决心,要把赵曼筠从秦墨的身边救出来。
  
  袁天罡罕见苦笑了起来,“对上那家伙,为师就没有占过上风。
  
  两个徒弟白给,连道统都给了他。
  
  他现在可是紫微星门的掌门,我现在一个闲散人,哪里管得到他。”
  
  “师傅也不愿意帮徒儿吗?”萧鱼柔有些失望的道:“那徒儿只能去找姑姑帮忙了。”
  
  袁天罡闻言,无奈道:“这事儿,就别去烦你姑姑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只能你自己去做。
  
  她只需要知道你还活着,便不会对秦墨动杀心,如此一来她便不会有危险。
  
  最难的,便是将信息传给她。
  
  你想从监视下,将信息传给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你怎么就笃定,她真的重回歌剧院呢?”
  
  袁天罡叹了口气,“妙云的后手,你永远都不知道,所以你还是先确定,上台的,是不是她。
“行,你让徐缺看着来。”秦墨道。
  
  很快,赵曼筠回来了,秦墨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不太正经的样子。
  
  一连两三天,秦墨都陪着赵曼筠。
  
  倒是把赵曼筠给折腾的够呛。
  
  不过,徐缺那边依旧一无所获。
  
  “找个替身,来扮演赵曼筠,让她去歌剧院走一遭,看看会不会有人上钩。”秦墨伸了个懒腰,在外头野了几天,也是心满意足。
  
  跟赵曼筠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深情缱绻是不可能的,他对赵曼筠,只是纯粹的喜欢她的外在。
  
  而此时,皇陵外,湖边小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