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鱼耶?饵也

下载免费读
书铺隔间,油灯光辉摇曳。
  陶潜的俊脸被昏黄之光映照着,神色无比专注,目光落在手中书册的最后一页。
  薄薄一册“百禽戏”,总计十页。
  陶潜耗了小半个时辰,才堪堪要看完。
  他所关注的依旧不是那些无脸小人,而是下方最重要的注。
  有些出乎预料的是,十禽登场的最后一位,却是人类的近亲。
  猿!
  从描述上看,修炼此形的要求,能获得的力量,以及需要遵守的戒律,全都是最变态的。
  “欲修猿形,需采集足量兽血,但多数猿族之血不可用,唯荒野山林深处的白猿一族方可。”
  “每日晨时,服食一罐白猿血,再习练猿戏。”
  “日日习练,视天赋不同,入门时间也将不同,有人半日可,有人永无法入得其门。”
  “此法习练至深处,躯壳同样可短暂化作白猿,不但躯体强健,堪称不死,更水火难伤,何处都可去得,且力大生撕妖魔,擅变化,擅使各类兵器,对百兽皆有震慑之力。”
  “有天赋绝佳者,可在化形时得血脉神通,已知有变幻之术、元神出窍、法相天地、不死之身、阴阳灵眼等。”
  “只是修炼此法,须注意不可食人肉,不可近女色,不可犯杀戒,不可犯嗔戒,不可身入红尘,不可受官气烘烤……一旦犯戒,即刻心魂失守,脱去人形,化作‘猿魔’之类无法无天的诡物。”
  “啪”
  最后一页看完,陶潜合拢书册,丢到桌面上。
  吐出气息,感叹道:“这也太惨了。”
  陶潜的吐槽,自然是针对修炼这些禽戏需要遵守的戒律。
  一开始的几种,其实还算好。
  可到了后面就开始渐渐变态,最后一种“猿形”更是堪称离谱。
  “不可食人肉、近女色还说得过去,杀戒和嗔戒怎么解,既不能杀人?也不能生气?”
  “还有那不可身入红尘,不能到人类社会混?”
  “还有那最古怪的,不可受官气烘烤……?”
  想到后面,陶潜神色渐渐微妙,完全压制不住吐槽的欲望了。
  “从这些戒律来看,我有很充足的理由和证据,怀疑自创了这功法的百禽老人,根本就是佛门出来的家伙。”
  “最后一条官气,简直是明示我那曾官至弼马温的大圣爷爷。”
  陶潜一顿嘀咕,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可以白嫖这功法,他根本不可能修炼。
  不是要求太严苛,也不是力量层次低,而是戒律太变态了。
  这册子的名字即便改成《佛门招新标准》,也是一丁点都不违和。
  不过,不管陶潜想不想修炼。
  在今明两日甚至更长些时间内,他都无法修炼。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这册中所载十禽分别是猪、羊、犬、鸡、牛、蛇、鹰、马、象、猿。”
  “按照描述,以象形、猿形最为强大。”
  “但不管是哪一形,都要求足量兽血,且都不是可以随便找到的。”
  “猪要求是黑彘,羊得是灵羊,犬得是濒死老黑犬,鸡须是彩羽野鸡……后面的几样就更离谱,白象白猿之类,就算是大户人家,一时半会也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这玩意儿暂时只能眼馋看着,练是没法儿练了。”
  陶潜一脸遗憾,状况像极已身在花船,好姑娘都已入怀,却发觉自己囊中羞涩,一块银毫子都没有。
  望册兴叹了片刻,陶潜很快振作,他还有备胎。
  双手和目光,都转移到另一册秘籍上。
  无名秘册!
  相比百禽戏残册,这满是脏污的秘籍,来历细节都更加清楚。
  甚至作者姓名年龄都有,而且同样是寻仙县人,是陶潜这具躯壳的老乡。
  因为感知中,这书册具有让人疯狂的特性。
  是以陶潜是怀着谨慎之心,缓缓将其打开的。
  初始他关心的,是这秘册最后一页所载的修行功法《仙鱼诀》。
  但当陶潜翻开第一页,并开始阅读之后。
  对仙鱼诀的渴望立刻被放到了后面,他完全沉浸到了秘册其他的内容之上。
  秘册作者,唤作吴明。
  原本是个屡次落榜的老书生,明明是学渣体质,却清高自傲。
  直至六十岁,吴明转向修仙。
  这一修,便是三十年,直到九十多岁死在了家中冷榻。
  旁人甚至是他的子女看来,这就是个古板固执,没有自知之明,喜欢胡思乱想的老头。
  陶潜虽然不这么想,但也觉得吴明应当是寻仙失败了,否则也不会死在家里。
  至于那篇仙鱼诀,大概是他唯一的奇遇。
书铺隔间油灯光辉摇曳陶潜的俊脸被昏黄之光映照着神色无比专注目光落在手中书册的最后一页薄薄一册百禽戏总计十页陶潜耗了小半个时辰才堪堪要看完他所关注的依旧不是那些无脸小人而是下方最重要的注有些出乎预料的是十禽登场的最后一位却是人类的近亲猿从描述上看修炼此形的要求能获得的力量以及需要遵守的戒律全都是最变态的欲修猿形需采集足量兽血但多数猿族之血不可用唯荒野山林深处的白猿一族方可每日晨时服食一罐白猿血再习练猿戏日日习练视天赋不同入门时间也将不同有人半日可有人永无法入得其门此法习练至深处躯壳同样可短暂化作白猿不但躯体强健堪称不死更水火难伤何处都可去得且力大生撕妖魔擅变化擅使各类兵器对百兽皆有震慑之力有天赋绝佳者可在化形时得血脉神通已知有变幻之术元神出窍法相天地不死之身阴阳灵眼等只是修炼此法须注意不可食人肉不可近女色不可犯杀戒不可犯嗔戒不可身入红尘不可受官气烘烤一旦犯戒即刻心魂失守脱去人形化作猿魔之类无法无天的诡物啪最后一页看完陶潜合拢书册丢到桌面上吐出气息感叹道这也太惨了陶潜的吐槽自然是针对修炼这些禽戏需要遵守的戒律一开始的几种其实还算好可到了后面就开始渐渐变态最后一种猿形更是堪称离谱不可食人肉近女色还说得过去杀戒和嗔戒怎么解既不能杀人也不能生气还有那不可身入红尘不能到人类社会混还有那最古怪的不可受官气烘烤想到后面陶潜神色渐渐微妙完全压制不住吐槽的欲望了从这些戒律来看我有很充足的理由和证据怀疑自创了这功法的百禽老人根本就是佛门出来的家伙最后一条官气简直是明示我那曾官至弼马温的大圣爷爷陶潜一顿嘀咕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可以白嫖这功法他根本不可能修炼不是要求太严苛也不是力量层次低而是戒律太变态了这册子的名字即便改成佛门招新标准也是一丁点都不违和不过不管陶潜想不想修炼在今明两日甚至更长些时间内他都无法修炼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这册中所载十禽分别是猪羊犬鸡牛蛇鹰马象猿按照描述以象形猿形最为强大但不管是哪一形都要求足量兽血且都不是可以随便找到的猪要求是黑彘羊得是灵羊犬得是濒死老黑犬鸡须是彩羽野鸡后面的几样就更离谱白象白猿之类就算是大户人家一时半会也根本接触不到所以这玩意儿暂时只能眼馋看着练是没法儿练了陶潜一脸遗憾状况像极已身在花船好姑娘都已入怀却发觉自己囊中羞涩一块银毫子都没有望册兴叹了片刻陶潜很快振作他还有备胎双手和目光都转移到另一册秘籍上无名秘册相比百禽戏残册这满是脏污的秘籍来历细节都更加清楚甚至作者姓名年龄都有而且同样是寻仙县人是陶潜这具躯壳的老乡因为感知中这书册具有让人疯狂的特性是以陶潜是怀着谨慎之心缓缓将其打开的初始他关心的是这秘册最后一页所载的修行功法仙鱼诀但当陶潜翻开第一页并开始阅读之后对仙鱼诀的渴望立刻被放到了后面他完全沉浸到了秘册其他的内容之上秘册作者唤作吴明原本是个屡次落榜的老书生明明是学渣体质却清高自傲直至六十岁吴明转向修仙这一修便是三十年直到九十多岁死在了家中冷榻旁人甚至是他的子女看来这就是个古板固执没有自知之明喜欢胡思乱想的老头陶潜虽然不这么想但也觉得吴明应当是寻仙失败了否则也不会死在家里至于那篇仙鱼诀大概是他唯一的奇遇书铺隔间油灯光辉摇曳。
  陶潜俊脸被昏黄之光映照着神色无比专注目光落在手中书册最后页。
  薄薄册“百禽戏”总计十页。
  陶潜耗小半时辰才堪堪要看完。
  所关注依旧那些无脸小而下方最重要注。
  有些出乎预料十禽登场最后位却类近亲。
  猿!
  从描述上看修炼此形要求能获得力量以及需要遵守戒律全都最变态。
  “欲修猿形需采集足量兽血但多数猿族之血可用唯荒野山林深处白猿族方可。”
  “每日晨时服食罐白猿血再习练猿戏。”
  “日日习练视天赋同入门时间也将同有半日可有永无法入得其门。”
  “此法习练至深处躯壳同样可短暂化作白猿但躯体强健堪称死更水火难伤何处都可去得且力大生撕妖魔擅变化擅使各类兵器对百兽皆有震慑之力。”
  “有天赋绝佳者可在化形时得血脉神通已知有变幻之术、元神出窍、法相天地、死之身、阴阳灵眼等。”
  “只修炼此法须注意可食肉可近女色可犯杀戒可犯嗔戒可身入红尘可受官气烘烤……旦犯戒即刻心魂失守脱去形化作‘猿魔’之类无法无天诡物。”
  “啪”
  最后页看完陶潜合拢书册丢到桌面上。
  吐出气息感叹道:“也太惨。”
  陶潜吐槽自然针对修炼些禽戏需要遵守戒律。
  开始几种其实还算。
  可到后面就开始渐渐变态最后种“猿形”更堪称离谱。
  “可食肉、近女色还说得过去杀戒和嗔戒怎么解既能杀?也能生气?”
  “还有那可身入红尘能到类社会混?”
  “还有那最古怪可受官气烘烤……?”
  想到后面陶潜神色渐渐微妙完全压制住吐槽欲望。
  “从些戒律来看有很充足理由和证据怀疑自创功法百禽老根本就佛门出来家伙。”
  “最后条官气简直明示那曾官至弼马温大圣爷爷。”
  陶潜顿嘀咕如果考虑到自己可以白嫖功法根本可能修炼。
  要求太严苛也力量层次低而戒律太变态。
  册子名字即便改成《佛门招新标准》也丁点都违和。
  过管陶潜想想修炼。
  在今明两日甚至更长些时间内都无法修炼。
  想而能。
  “册中所载十禽分别猪、羊、犬、鸡、牛、蛇、鹰、马、象、猿。”
  “按照描述以象形、猿形最为强大。”
  “但管哪形都要求足量兽血且都可以随便找到。”
  “猪要求黑彘羊得灵羊犬得濒死老黑犬鸡须彩羽野鸡……后面几样就更离谱白象白猿之类就算大户家时半会也根本接触到。”
  “所以玩意儿暂时只能眼馋看着练没法儿练。”
  陶潜脸遗憾状况像极已身在花船姑娘都已入怀却发觉自己囊中羞涩块银毫子都没有。
  望册兴叹片刻陶潜很快振作还有备胎。
  双手和目光都转移到另册秘籍上。
  无名秘册!
  相比百禽戏残册满脏污秘籍来历细节都更加清楚。
  甚至作者姓名年龄都有而且同样寻仙县陶潜具躯壳老乡。
  因为感知中书册具有让疯狂特性。
  以陶潜怀着谨慎之心缓缓将其打开。
  初始关心秘册最后页所载修行功法《仙鱼诀》。
  但当陶潜翻开第页并开始阅读之后。
  对仙鱼诀渴望立刻被放到后面完全沉浸到秘册其内容之上。
  秘册作者唤作吴明。
  原本屡次落榜老书生明明学渣体质却清高自傲。
  直至六十岁吴明转向修仙。
  修便三十年直到九十多岁死在家中冷榻。
  旁甚至子女看来就古板固执没有自知之明喜欢胡思乱想老头。
  陶潜虽然么想但也觉得吴明应当寻仙失败否则也会死在家里。
  至于那篇仙鱼诀大概唯奇遇。
书铺隔间,油灯光辉摇曳。
  陶潜的俊脸被昏黄之光映照着,神色无比专注,目光落在手中书册的最后一页。
  薄薄一册“百禽戏”,总计十页。
  陶潜耗了小半个时辰,才堪堪要看完。
  他所关注的依旧不是那些无脸小人,而是下方最重要的注。
  有些出乎预料的是,十禽登场的最后一位,却是人类的近亲。
  猿!
  从描述上看,修炼此形的要求,能获得的力量,以及需要遵守的戒律,全都是最变态的。
  “欲修猿形,需采集足量兽血,但多数猿族之血不可用,唯荒野山林深处的白猿一族方可。”
  “每日晨时,服食一罐白猿血,再习练猿戏。”
  “日日习练,视天赋不同,入门时间也将不同,有人半日可,有人永无法入得其门。”
  “此法习练至深处,躯壳同样可短暂化作白猿,不但躯体强健,堪称不死,更水火难伤,何处都可去得,且力大生撕妖魔,擅变化,擅使各类兵器,对百兽皆有震慑之力。”
  “有天赋绝佳者,可在化形时得血脉神通,已知有变幻之术、元神出窍、法相天地、不死之身、阴阳灵眼等。”
  “只是修炼此法,须注意不可食人肉,不可近女色,不可犯杀戒,不可犯嗔戒,不可身入红尘,不可受官气烘烤……一旦犯戒,即刻心魂失守,脱去人形,化作‘猿魔’之类无法无天的诡物。”
  “啪”
  最后一页看完,陶潜合拢书册,丢到桌面上。
  吐出气息,感叹道:“这也太惨了。”
  陶潜的吐槽,自然是针对修炼这些禽戏需要遵守的戒律。
  一开始的几种,其实还算好。
  可到了后面就开始渐渐变态,最后一种“猿形”更是堪称离谱。
  “不可食人肉、近女色还说得过去,杀戒和嗔戒怎么解,既不能杀人?也不能生气?”
  “还有那不可身入红尘,不能到人类社会混?”
  “还有那最古怪的,不可受官气烘烤……?”
  想到后面,陶潜神色渐渐微妙,完全压制不住吐槽的欲望了。
  “从这些戒律来看,我有很充足的理由和证据,怀疑自创了这功法的百禽老人,根本就是佛门出来的家伙。”
  “最后一条官气,简直是明示我那曾官至弼马温的大圣爷爷。”
  陶潜一顿嘀咕,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可以白嫖这功法,他根本不可能修炼。
  不是要求太严苛,也不是力量层次低,而是戒律太变态了。
  这册子的名字即便改成《佛门招新标准》,也是一丁点都不违和。
  不过,不管陶潜想不想修炼。
  在今明两日甚至更长些时间内,他都无法修炼。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这册中所载十禽分别是猪、羊、犬、鸡、牛、蛇、鹰、马、象、猿。”
  “按照描述,以象形、猿形最为强大。”
  “但不管是哪一形,都要求足量兽血,且都不是可以随便找到的。”
  “猪要求是黑彘,羊得是灵羊,犬得是濒死老黑犬,鸡须是彩羽野鸡……后面的几样就更离谱,白象白猿之类,就算是大户人家,一时半会也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这玩意儿暂时只能眼馋看着,练是没法儿练了。”
  陶潜一脸遗憾,状况像极已身在花船,好姑娘都已入怀,却发觉自己囊中羞涩,一块银毫子都没有。
  望册兴叹了片刻,陶潜很快振作,他还有备胎。
  双手和目光,都转移到另一册秘籍上。
  无名秘册!
  相比百禽戏残册,这满是脏污的秘籍,来历细节都更加清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