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信任非错

下载免费读
  一边观察总结一边叙述完了早已打好腹稿的经历。
  “你的开脉丹来历清楚,我调阅过你在外门时的历次任务履历,有分寸,也有决断,算是难得。”
  董阿淡淡地扫了姜望一眼,才道:“以后在我面前,可以自称弟子。”
  姜望心弦顿松,心知这关已经过去。并且他已经得到了枫林道院院长的承认,直接选入内院。
  他两拇指交叉,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负阴抱阳握拳举至胸前,微微颔首,礼道:“谢恩师。”
  儒门讲求天地君亲师,而对道门而言,师更在君亲之前,因为师者传道,是阐述大道之人。
  于所有的枫林道院内院弟子来说,董阿便是他们的恩师。
  董阿双眸微闭,不再多说,“去吧。”
  ……
  从院长打坐静室出来,与一直守在外面的凌河、赵汝成并肩而行。
  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气氛低沉。
  姜望归来,方鹏举却死去了,所谓“枫林五侠”仍是名存实亡。
  杜野虎既然没有出现在这里,那就一定是躲在哪个犄角喝酒去了。这些人里,他看起来最大大咧咧,但遇到这种事情,他大概也是最无法面对。无论骂得多狠心里多恨,也无法抹去曾视方鹏举如亲兄弟的事实。
  作为老大哥,凌河最先打破沉默:“你们先回舍里,我还得把鹏举的尸体送回方府。”
  枫林道院外门弟子是六人一舍,枫林五侠因为意气相投,索性便搬到了同一舍里。其他人也进不了这个圈子,所以他们一直是五人住一舍。
  姜望没有说话。
  凌河就是这样的性格。无论方鹏举有多少不是,他也不可能不管他的尸体。
  “还在恨老四吗?”凌河问。
  “不要再老四老四的叫了。”赵汝成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厌弃,“我耻于谈论这种谋害兄弟、卑鄙歹毒的人。”
  相较年龄,凌河的面容过于老成了些,大概这也是他更容易得到信重的原因。在五人中,他一直处于老大哥的角色,对几个弟弟多有照顾。
  也因其稳重成熟的一面,让人常常忽视了,他其实也才十九岁,只比姜望大两岁,比赵汝成大三岁罢了。
  只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看着凌河,姜望摇了摇头,出声道:“恨他犯不上。我只恨自己愚蠢,恨自己错信罢了。”
  尽管他表现得如此平静,凌河还是听出了那一丝无法释怀的怨气。他足能够理解。
  “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光亮的事情之一。信任不是错,姜望。”凌河这样说道:“错的是那个辜负你信任的人。”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殷殷的眼神又这样告诉姜望:
  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也没有错,更不掺假。错的、假的,只是那个背弃这一切的人。只是方鹏举。
  所以他才要把方鹏举的尸体送回去,让他不至于死后没有着落。这并非是出于对方鹏举的认可或者同情,而仅仅是,对几人之间曾经拥有、以后也不应当改变的、兄弟之情的尊重,和维护。
  这就是凌河。
  不管暴躁如杜野虎,又或傲慢如方鹏举,都心甘情愿叫他老大哥,又岂止是因为年龄?
  “你去吧。人死如灯灭,恩怨皆消。”姜望停下步子:“不过我可做不到陪你去。”
  “我更做不到。”赵汝成也冷不丁道。
  凌河拍了拍赵汝成的肩,又深深地看了姜望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一边观察总结一边叙述完了早已打好腹稿的经历你的开脉丹来历清楚我调阅过你在外门时的历次任务履历有分寸也有决断算是难得董阿淡淡地扫了姜望一眼才道以后在我面前可以自称弟子姜望心弦顿松心知这关已经过去并且他已经得到了枫林道院院长的承认直接选入内院他两拇指交叉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负阴抱阳握拳举至胸前微微颔首礼道谢恩师儒门讲求天地君亲师而对道门而言师更在君亲之前因为师者传道是阐述大道之人于所有的枫林道院内院弟子来说董阿便是他们的恩师董阿双眸微闭不再多说去吧从院长打坐静室出来与一直守在外面的凌河赵汝成并肩而行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气氛低沉姜望归来方鹏举却死去了所谓枫林五侠仍是名存实亡杜野虎既然没有出现在这里那就一定是躲在哪个犄角喝酒去了这些人里他看起来最大大咧咧但遇到这种事情他大概也是最无法面对无论骂得多狠心里多恨也无法抹去曾视方鹏举如亲兄弟的事实作为老大哥凌河最先打破沉默你们先回舍里我还得把鹏举的尸体送回方府枫林道院外门弟子是六人一舍枫林五侠因为意气相投索性便搬到了同一舍里其他人也进不了这个圈子所以他们一直是五人住一舍姜望没有说话凌河就是这样的性格无论方鹏举有多少不是他也不可能不管他的尸体还在恨老四吗凌河问不要再老四老四的叫了赵汝成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厌弃我耻于谈论这种谋害兄弟卑鄙歹毒的人相较年龄凌河的面容过于老成了些大概这也是他更容易得到信重的原因在五人中他一直处于老大哥的角色对几个弟弟多有照顾也因其稳重成熟的一面让人常常忽视了他其实也才十九岁只比姜望大两岁比赵汝成大三岁罢了只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着凌河姜望摇了摇头出声道恨他犯不上我只恨自己愚蠢恨自己错信罢了尽管他表现得如此平静凌河还是听出了那一丝无法释怀的怨气他足能够理解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光亮的事情之一信任不是错姜望凌河这样说道错的是那个辜负你信任的人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殷殷的眼神又这样告诉姜望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也没有错更不掺假错的假的只是那个背弃这一切的人只是方鹏举所以他才要把方鹏举的尸体送回去让他不至于死后没有着落这并非是出于对方鹏举的认可或者同情而仅仅是对几人之间曾经拥有以后也不应当改变的兄弟之情的尊重和维护这就是凌河不管暴躁如杜野虎又或傲慢如方鹏举都心甘情愿叫他老大哥又岂止是因为年龄你去吧人死如灯灭恩怨皆消姜望停下步子不过我可做不到陪你去我更做不到赵汝成也冷不丁道凌河拍了拍赵汝成的肩又深深地看了姜望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边观察总结边叙述完早已打腹稿经历。
  “开脉丹来历清楚调阅过在外门时历次任务履历有分寸也有决断算难得。”
  董阿淡淡地扫姜望眼才道:“以后在面前可以自称弟子。”
  姜望心弦顿松心知关已经过去。并且已经得到枫林道院院长承认直接选入内院。
  两拇指交叉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负阴抱阳握拳举至胸前微微颔首礼道:“谢恩师。”
  儒门讲求天地君亲师而对道门而言师更在君亲之前因为师者传道阐述大道之。
  于所有枫林道院内院弟子来说董阿便们恩师。
  董阿双眸微闭再多说“去。”
  ……
  从院长打坐静室出来与直守在外面凌河、赵汝成并肩而行。
  三时都没有说话气氛低沉。
  姜望归来方鹏举却死去所谓“枫林五侠”仍名存实亡。
  杜野虎既然没有出现在里那就定躲在哪犄角喝酒去。些里看起来最大大咧咧但遇到种事情大概也最无法面对。无论骂得多狠心里多恨也无法抹去曾视方鹏举如亲兄弟事实。
  作为老大哥凌河最先打破沉默:“们先回舍里还得把鹏举尸体送回方府。”
  枫林道院外门弟子六舍枫林五侠因为意气相投索性便搬到同舍里。其也进圈子所以们直五住舍。
  姜望没有说话。
  凌河就样性格。无论方鹏举有多少也可能管尸体。
  “还在恨老四?”凌河问。
  “要再老四老四叫。”赵汝成俊美脸上露出丝厌弃“耻于谈论种谋害兄弟、卑鄙歹毒。”
  相较年龄凌河面容过于老成些大概也更容易得到信重原因。在五中直处于老大哥角色对几弟弟多有照顾。
  也因其稳重成熟面让常常忽视其实也才十九岁只比姜望大两岁比赵汝成大三岁罢。
  只穷孩子早当家。
  看着凌河姜望摇摇头出声道:“恨犯上。只恨自己愚蠢恨自己错信罢。”
  尽管表现得如此平静凌河还听出那丝无法释怀怨气。足能够理解。
  “信任世界上最光亮事情之。信任错姜望。”凌河样说道:“错那辜负信任。”
  没有再说下去但殷殷眼神又样告诉姜望:
  们之间兄弟感情也没有错更掺假。错、假只那背弃切。只方鹏举。
  所以才要把方鹏举尸体送回去让至于死后没有着落。并非出于对方鹏举认可或者同情而仅仅对几之间曾经拥有、以后也应当改变、兄弟之情尊重和维护。
  就凌河。
  管暴躁如杜野虎又或傲慢如方鹏举都心甘情愿叫老大哥又岂止因为年龄?
  “去。死如灯灭恩怨皆消。”姜望停下步子:“过可做到陪去。”
  “更做到。”赵汝成也冷丁道。
  凌河拍拍赵汝成肩又深深地看姜望眼便转身离去。
  
  一边观察总结一边叙述完了早已打好腹稿的经历。
  “你的开脉丹来历清楚,我调阅过你在外门时的历次任务履历,有分寸,也有决断,算是难得。”
  董阿淡淡地扫了姜望一眼,才道:“以后在我面前,可以自称弟子。”
  姜望心弦顿松,心知这关已经过去。并且他已经得到了枫林道院院长的承认,直接选入内院。
  他两拇指交叉,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负阴抱阳握拳举至胸前,微微颔首,礼道:“谢恩师。”
  儒门讲求天地君亲师,而对道门而言,师更在君亲之前,因为师者传道,是阐述大道之人。
  于所有的枫林道院内院弟子来说,董阿便是他们的恩师。
  董阿双眸微闭,不再多说,“去吧。”
  ……
  从院长打坐静室出来,与一直守在外面的凌河、赵汝成并肩而行。
  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气氛低沉。
  姜望归来,方鹏举却死去了,所谓“枫林五侠”仍是名存实亡。
  杜野虎既然没有出现在这里,那就一定是躲在哪个犄角喝酒去了。这些人里,他看起来最大大咧咧,但遇到这种事情,他大概也是最无法面对。无论骂得多狠心里多恨,也无法抹去曾视方鹏举如亲兄弟的事实。
  作为老大哥,凌河最先打破沉默:“你们先回舍里,我还得把鹏举的尸体送回方府。”
  枫林道院外门弟子是六人一舍,枫林五侠因为意气相投,索性便搬到了同一舍里。其他人也进不了这个圈子,所以他们一直是五人住一舍。
  姜望没有说话。
  凌河就是这样的性格。无论方鹏举有多少不是,他也不可能不管他的尸体。
  “还在恨老四吗?”凌河问。
  “不要再老四老四的叫了。”赵汝成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厌弃,“我耻于谈论这种谋害兄弟、卑鄙歹毒的人。”
  相较年龄,凌河的面容过于老成了些,大概这也是他更容易得到信重的原因。在五人中,他一直处于老大哥的角色,对几个弟弟多有照顾。
  吗边观察总结吗边叙述完吗早已打吗腹稿吗经历。
  “吗吗开脉丹来历清楚吗吗调阅过吗在外门时吗历次任务履历吗有分寸吗也有决断吗算吗难得。”
  董阿淡淡地扫吗姜望吗眼吗才道:“以后在吗面前吗可以自称弟子。”
  姜望心弦顿松吗心知吗关已经过去。并且吗已经得到吗枫林道院院长吗承认吗直接选入内院。
  吗两拇指交叉吗左手在外吗右手在内吗负阴抱阳握拳举至胸前吗微微颔首吗礼道:“谢恩师。”
  儒门讲求天地君亲师吗而对道门而言吗师更在君亲之前吗因为师者传道吗吗阐述大道之吗。
  于所有吗枫林道院内院弟子来说吗董阿便吗吗们吗恩师。
  董阿双眸微闭吗吗再多说吗“去吗。”
  ……
  从院长打坐静室出来吗与吗直守在外面吗凌河、赵汝成并肩而行。
  三吗吗时都没有说话吗气氛低沉。
  姜望归来吗方鹏举却死去吗吗所谓“枫林五侠”仍吗名存实亡。
  杜野虎既然没有出现在吗里吗那就吗定吗躲在哪吗犄角喝酒去吗。吗些吗里吗吗看起来最大大咧咧吗但遇到吗种事情吗吗大概也吗最无法面对。无论骂得多狠心里多恨吗也无法抹去曾视方鹏举如亲兄弟吗事实。
  作为老大哥吗凌河最先打破沉默:“吗们先回舍里吗吗还得把鹏举吗尸体送回方府。”
  枫林道院外门弟子吗六吗吗舍吗枫林五侠因为意气相投吗索性便搬到吗同吗舍里。其吗吗也进吗吗吗吗圈子吗所以吗们吗直吗五吗住吗舍。
  姜望没有说话。
  凌河就吗吗样吗性格。无论方鹏举有多少吗吗吗吗也吗可能吗管吗吗尸体。
  “还在恨老四吗?”凌河问。
  “吗要再老四老四吗叫吗。”赵汝成俊美吗脸上露出吗丝厌弃吗“吗耻于谈论吗种谋害兄弟、卑鄙歹毒吗吗。”
  相较年龄吗凌河吗面容过于老成吗些吗大概吗也吗吗更容易得到信重吗原因。在五吗中吗吗吗直处于老大哥吗角色吗对几吗弟弟多有照顾。
  也因其稳重成熟吗吗面吗让吗常常忽视吗吗吗其实也才十九岁吗只比姜望大两岁吗比赵汝成大三岁罢吗。
  只吗穷吗吗孩子早当家。
  看着凌河吗姜望摇吗摇头吗出声道:“恨吗犯吗上。吗只恨自己愚蠢吗恨自己错信罢吗。”
  尽管吗表现得如此平静吗凌河还吗听出吗那吗丝无法释怀吗怨气。吗足能够理解。
  “信任吗吗吗世界上最光亮吗事情之吗。信任吗吗错吗姜望。”凌河吗样说道:“错吗吗那吗辜负吗信任吗吗。”
  吗没有再说下去吗但吗吗殷殷吗眼神又吗样告诉姜望:
  吗们之间吗兄弟感情也没有错吗更吗掺假。错吗、假吗吗只吗那吗背弃吗吗切吗吗。只吗方鹏举。
  所以吗才要把方鹏举吗尸体送回去吗让吗吗至于死后没有着落。吗并非吗出于对方鹏举吗认可或者同情吗而仅仅吗吗对几吗之间曾经拥有、以后也吗应当改变吗、兄弟之情吗尊重吗和维护。
  吗就吗凌河。
  吗管暴躁如杜野虎吗又或傲慢如方鹏举吗都心甘情愿叫吗老大哥吗又岂止吗因为年龄?
  “吗去吗。吗死如灯灭吗恩怨皆消。”姜望停下步子:“吗过吗可做吗到陪吗去。”
  “吗更做吗到。”赵汝成也冷吗丁道。
  凌河拍吗拍赵汝成吗肩吗又深深地看吗姜望吗眼吗便转身离去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