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珠落玉盘

下载免费读
若问枫林城中哪处风月场最销魂,此道老饕都只会告诉你一个答案——三分香气楼。
  不是只有三分颜色的脂粉场,而是天下香气,它独占三分的三分香气楼。
  尽管只是一座分楼。
  但自它落成之日起,便摧枯拉朽般席卷了枫林城那平庸的花柳市场。
  如今枫林城的公子哥儿们能得享风流,都得感谢三分香气楼对整个枫林城域莺莺燕燕们业务水平的拔高。
  相当于五品大高手董阿对枫林城道院教育水平的提升。当然,这话只能是赵汝成私下里偷偷说的。
  三分香气楼里如今的当家头牌,乃是名为妙玉的女子。
  多少人对她的闺房朝思暮想,恨不得匍匐在地,爬入她的裙下。但能有幸一亲芳泽的,毕竟寥寥。
  装饰华美的步摇床上,一个中年的赤裸男人表情狂热,欢喜起伏,可他的身下,却分明只有一团被褥。
  仅仅一道珠帘相隔,一张软塌正与步摇床相对。妙玉便以手支颔,慵懒半倚着,曲线玲珑已极。她的眼神迷离,也不知那中年男子的“自娱自乐”,是否在她眼中。
  一个黑衣人便跪伏在软塌之前,恭声汇报着什么。
  “也就是说,那个叫姜望的,懂得一套相当高妙的剑诀,但在此之前,从未展露过人前?”
  她的声音慵懒,得像刚睡醒的猫咪,若有似无地撩拨人心。
  黑衣人跪伏着,始终不曾抬头:“确是如此。属下无能,实在查不出他从何处习得。”
  妙玉若有所思,抬了抬手指:“下去吧。”
  黑衣人闻声,额抵地板,无名指尾指收拢,大拇指食指中指成三角状罩在心口,轻诵道;“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人间。”
  整个人就那么往地板下渗透而去。
  “整个枫林城道院里不曾出现过的剑诀么?传自哪个试剑天下的大武夫?又或者……”妙玉的目光迷离起来。
  “道子……”
  她想得更多,更远,更飘渺。
  “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人间。”
  她也做出同样的手势,同样地轻诵。
  而步摇床上那个赤裸男子还在自己与自己蠕动着,在美妙的幻想里,似乎能够永久沉沦。
  ……
  ……
  此时,远在雍国某村落,一个面容凶悍的光头男子正抓着什么在大口啃吃,鲜血流了满嘴满手。
  而从他身侧那倒地村民胸口那个空空荡荡的破洞来看……分明啃食的是人心。
  他啃得正欢,忽然一道流光划落,直直向他撞来。
  可惜这不是什么天降正义,除恶的飞剑。
  光头男子伸手猛地一抓,便将那道流光抓在手中,化作一柄古朴长剑。
  “该死!早晚吞了你的心!”被打扰了进食,光头男子显然十分不忿。
  “老东西,都什么年代了,还飞剑传书!”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满是鲜血的手,打开飞剑上的信。
  如今墨门的千里传声匣早已推行多年,销量极佳。但总有些势力不肯使用,因为谁也无法确定墨门那些搞机关的人有没有在传声匣中留什么暗手。
  哪怕墨门中人指天画地的发誓——再严谨的心魔誓约也早都被研究出了几十种解法,发誓有什么用?
若问枫林城中哪处风月场最销魂,此道老饕都只会告诉你一个答案——三分香气楼。
  不是只有三分颜色的脂粉场,而是天下香气,它独占三分的三分香气楼。
  尽管只是一座分楼。
  但自它落成之日起,便摧枯拉朽般席卷了枫林城那平庸的花柳市场。
  如今枫林城的公子哥儿们能得享风流,都得感谢三分香气楼对整个枫林城域莺莺燕燕们业务水平的拔高。
  相当于五品大高手董阿对枫林城道院教育水平的提升。当然,这话只能是赵汝成私下里偷偷说的。
  三分香气楼里如今的当家头牌,乃是名为妙玉的女子。
  多少人对她的闺房朝思暮想,恨不得匍匐在地,爬入她的裙下。但能有幸一亲芳泽的,毕竟寥寥。
  装饰华美的步摇床上,一个中年的赤裸男人表情狂热,欢喜起伏,可他的身下,却分明只有一团被褥。
  仅仅一道珠帘相隔,一张软塌正与步摇床相对。妙玉便以手支颔,慵懒半倚着,曲线玲珑已极。她的眼神迷离,也不知那中年男子的“自娱自乐”,是否在她眼中。
  一个黑衣人便跪伏在软塌之前,恭声汇报着什么。
  “也就是说,那个叫姜望的,懂得一套相当高妙的剑诀,但在此之前,从未展露过人前?”
  她的声音慵懒,得像刚睡醒的猫咪,若有似无地撩拨人心。
  黑衣人跪伏着,始终不曾抬头:“确是如此。属下无能,实在查不出他从何处习得。”
  妙玉若有所思,抬了抬手指:“下去吧。”
  黑衣人闻声,额抵地板,无名指尾指收拢,大拇指食指中指成三角状罩在心口,轻诵道;“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人间。”
  整个人就那么往地板下渗透而去。
  “整个枫林城道院里不曾出现过的剑诀么?传自哪个试剑天下的大武夫?又或者……”妙玉的目光迷离起来。
  “道子……”
  她想得更多,更远,更飘渺。
  “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人间。”
  她也做出同样的手势,同样地轻诵。
  而步摇床上那个赤裸男子还在自己与自己蠕动着,在美妙的幻想里,似乎能够永久沉沦。
  ……
  ……
  此时,远在雍国某村落,一个面容凶悍的光头男子正抓着什么在大口啃吃,鲜血流了满嘴满手。
  而从他身侧那倒地村民胸口那个空空荡荡的破洞来看……分明啃食的是人心。
  他啃得正欢,忽然一道流光划落,直直向他撞来。
  可惜这不是什么天降正义,除恶的飞剑。
  光头男子伸手猛地一抓,便将那道流光抓在手中,化作一柄古朴长剑。
  “该死!早晚吞了你的心!”被打扰了进食,光头男子显然十分不忿。
  “老东西,都什么年代了,还飞剑传书!”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满是鲜血的手,打开飞剑上的信。
  如今墨门的千里传声匣早已推行多年,销量极佳。但总有些势力不肯使用,因为谁也无法确定墨门那些搞机关的人有没有在传声匣中留什么暗手。
  哪怕墨门中人指天画地的发誓——再严谨的心魔誓约也早都被研究出了几十种解法,发誓有什么用?
若问枫林城中哪处风月场最销魂此道老饕都只会告诉答案——三分香气楼。
  只有三分颜色脂粉场而天下香气它独占三分三分香气楼。
  尽管只座分楼。
  但自它落成之日起便摧枯拉朽般席卷枫林城那平庸花柳市场。
  如今枫林城公子哥儿们能得享风流都得感谢三分香气楼对整枫林城域莺莺燕燕们业务水平拔高。
  相当于五品大高手董阿对枫林城道院教育水平提升。当然话只能赵汝成私下里偷偷说。
  三分香气楼里如今当家头牌乃名为妙玉女子。
  多少对她闺房朝思暮想恨得匍匐在地爬入她裙下。但能有幸亲芳泽毕竟寥寥。
  装饰华美步摇床上中年赤裸男表情狂热欢喜起伏可身下却分明只有团被褥。
  仅仅道珠帘相隔张软塌正与步摇床相对。妙玉便以手支颔慵懒半倚着曲线玲珑已极。她眼神迷离也知那中年男子“自娱自乐”否在她眼中。
  黑衣便跪伏在软塌之前恭声汇报着什么。
  “也就说那叫姜望懂得套相当高妙剑诀但在此之前从未展露过前?”
  她声音慵懒得像刚睡醒猫咪若有似无地撩拨心。
  黑衣跪伏着始终曾抬头:“确如此。属下无能实在查出从何处习得。”
  妙玉若有所思抬抬手指:“下去。”
  黑衣闻声额抵地板无名指尾指收拢大拇指食指中指成三角状罩在心口轻诵道;“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间。”
  整就那么往地板下渗透而去。
  “整枫林城道院里曾出现过剑诀么?传自哪试剑天下大武夫?又或者……”妙玉目光迷离起来。
  “道子……”
  她想得更多更远更飘渺。
  “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间。”
  她也做出同样手势同样地轻诵。
  而步摇床上那赤裸男子还在自己与自己蠕动着在美妙幻想里似乎能够永久沉沦。
  ……
  ……
  此时远在雍国某村落面容凶悍光头男子正抓着什么在大口啃吃鲜血流满嘴满手。
  而从身侧那倒地村民胸口那空空荡荡破洞来看……分明啃食心。
  啃得正欢忽然道流光划落直直向撞来。
  可惜什么天降正义除恶飞剑。
  光头男子伸手猛地抓便将那道流光抓在手中化作柄古朴长剑。
  “该死!早晚吞心!”被打扰进食光头男子显然十分忿。
  “老东西都什么年代还飞剑传书!”边骂骂咧咧边用满鲜血手打开飞剑上信。
  如今墨门千里传声匣早已推行多年销量极佳。但总有些势力肯使用因为谁也无法确定墨门那些搞机关有没有在传声匣中留什么暗手。
  哪怕墨门中指天画地发誓——再严谨心魔誓约也早都被研究出几十种解法发誓有什么用?
若问枫林城中哪处风月场最销魂,此道老饕都只会告诉你一个答案——三分香气楼。
  不是只有三分颜色的脂粉场,而是天下香气,它独占三分的三分香气楼。
  尽管只是一座分楼。
  但自它落成之日起,便摧枯拉朽般席卷了枫林城那平庸的花柳市场。
  如今枫林城的公子哥儿们能得享风流,都得感谢三分香气楼对整个枫林城域莺莺燕燕们业务水平的拔高。
  相当于五品大高手董阿对枫林城道院教育水平的提升。当然,这话只能是赵汝成私下里偷偷说的。
  三分香气楼里如今的当家头牌,乃是名为妙玉的女子。
  多少人对她的闺房朝思暮想,恨不得匍匐在地,爬入她的裙下。但能有幸一亲芳泽的,毕竟寥寥。
  装饰华美的步摇床上,一个中年的赤裸男人表情狂热,欢喜起伏,可他的身下,却分明只有一团被褥。
  仅仅一道珠帘相隔,一张软塌正与步摇床相对。妙玉便以手支颔,慵懒半倚着,曲线玲珑已极。她的眼神迷离,也不知那中年男子的“自娱自乐”,是否在她眼中。
  一个黑衣人便跪伏在软塌之前,恭声汇报着什么。
  “也就是说,那个叫姜望的,懂得一套相当高妙的剑诀,但在此之前,从未展露过人前?”
  她的声音慵懒,得像刚睡醒的猫咪,若有似无地撩拨人心。
  黑衣人跪伏着,始终不曾抬头:“确是如此。属下无能,实在查不出他从何处习得。”
  妙玉若有所思,抬了抬手指:“下去吧。”
  黑衣人闻声,额抵地板,无名指尾指收拢,大拇指食指中指成三角状罩在心口,轻诵道;“忘川之底,黄泉之渊。尊神归世,烛照人间。”
若问枫林城中哪处风月场最销魂吗此道老饕都只会告诉吗吗吗答案——三分香气楼。
  吗吗只有三分颜色吗脂粉场吗而吗天下香气吗它独占三分吗三分香气楼。
  尽管只吗吗座分楼。
  但自它落成之日起吗便摧枯拉朽般席卷吗枫林城那平庸吗花柳市场。
  如今枫林城吗公子哥儿们能得享风流吗都得感谢三分香气楼对整吗枫林城域莺莺燕燕们业务水平吗拔高。
  相当于五品大高手董阿对枫林城道院教育水平吗提升。当然吗吗话只能吗赵汝成私下里偷偷说吗。
  三分香气楼里如今吗当家头牌吗乃吗名为妙玉吗女子。
  多少吗对她吗闺房朝思暮想吗恨吗得匍匐在地吗爬入她吗裙下。但能有幸吗亲芳泽吗吗毕竟寥寥。
  装饰华美吗步摇床上吗吗吗中年吗赤裸男吗表情狂热吗欢喜起伏吗可吗吗身下吗却分明只有吗团被褥。
  仅仅吗道珠帘相隔吗吗张软塌正与步摇床相对。妙玉便以手支颔吗慵懒半倚着吗曲线玲珑已极。她吗眼神迷离吗也吗知那中年男子吗“自娱自乐”吗吗否在她眼中。
  吗吗黑衣吗便跪伏在软塌之前吗恭声汇报着什么。
  “也就吗说吗那吗叫姜望吗吗懂得吗套相当高妙吗剑诀吗但在此之前吗从未展露过吗前?”
  她吗声音慵懒吗得像刚睡醒吗猫咪吗若有似无地撩拨吗心。
  黑衣吗跪伏着吗始终吗曾抬头:“确吗如此。属下无能吗实在查吗出吗从何处习得。”
  妙玉若有所思吗抬吗抬手指:“下去吗。”
  黑衣吗闻声吗额抵地板吗无名指尾指收拢吗大拇指食指中指成三角状罩在心口吗轻诵道;“忘川之底吗黄泉之渊。尊神归世吗烛照吗间。”
  整吗吗就那么往地板下渗透而去。
  “整吗枫林城道院里吗曾出现过吗剑诀么?传自哪吗试剑天下吗大武夫?又或者……”妙玉吗目光迷离起来。
  “道子……”
  她想得更多吗更远吗更飘渺。
  “忘川之底吗黄泉之渊。尊神归世吗烛照吗间。”
  她也做出同样吗手势吗同样地轻诵。
  而步摇床上那吗赤裸男子还在自己与自己蠕动着吗在美妙吗幻想里吗似乎能够永久沉沦。
  ……
  ……
  此时吗远在雍国某村落吗吗吗面容凶悍吗光头男子正抓着什么在大口啃吃吗鲜血流吗满嘴满手。
  而从吗身侧那倒地村民胸口那吗空空荡荡吗破洞来看……分明啃食吗吗吗心。
  吗啃得正欢吗忽然吗道流光划落吗直直向吗撞来。
  可惜吗吗吗什么天降正义吗除恶吗飞剑。
  光头男子伸手猛地吗抓吗便将那道流光抓在手中吗化作吗柄古朴长剑。
  “该死!早晚吞吗吗吗心!”被打扰吗进食吗光头男子显然十分吗忿。
  “老东西吗都什么年代吗吗还飞剑传书!”吗吗边骂骂咧咧吗吗边用满吗鲜血吗手吗打开飞剑上吗信。
  如今墨门吗千里传声匣早已推行多年吗销量极佳。但总有些势力吗肯使用吗因为谁也无法确定墨门那些搞机关吗吗有没有在传声匣中留什么暗手。
  哪怕墨门中吗指天画地吗发誓——再严谨吗心魔誓约也早都被研究出吗几十种解法吗发誓有什么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